010
书名:HP Nega Magic 作者:人间鸽子 本章字数:2126字 更新时间:2021/07/16 15:20:25

冰雪融化的某一天清晨,沃林顿指出:“你最近总是跟别的学院的人在一块儿。”

湖底公共休息室气氛一如往常一般森然,八点整的光照也不过是让我们从窗边旁往上看时,能看见高处沉厚的湖面呈现出颜色稍浅的青绿。而凝固似的湖水慢悠悠晃动,水流声轻柔而安宁,有节奏地搅动着,格外惹人昏昏欲睡。

我打着哈欠给自己绑围巾时,刚从魁地奇训练回来的男生们却显得精神十足。高年级们抱怨着弗林特的新战略,趁着上午没课勾肩搭背地回宿舍补眠了。公共休息室很快只剩下和我们同年级的队员,脸和脖子被寒风吹成冷硬的深红色,声音里暗藏着运动后兴奋尚未消退的沙哑。

格雷丝警惕地望着他们。暖调的深褐色长发,摩卡色的粗线毛衣,脸颊带着没睡饱的微红,整个人仿佛散发着从被窝里带出来的热气,我看她一眼就开始眼皮打架。普赛和蒙太正忙着把套在毛衣外的魁地奇队服从头顶拽下来,前者哼了一声,重重把沾染水汽的队服扔进旁边的椅子,边翻找上课要用的教材边语气夸张地评论道:“她不是忙着和迪戈里约会嘛。”

蒙太发出一声完全状况外的:“啊?”格蕾丝不安地开始拉扯她自己的围巾。

“哦,那我道歉,”我说,“如果你是在怪我太冷落你,让你成了一年级的单亲妈妈——”

普赛骂了句粗口,简直莫名其妙。我用力揉了揉眼睛,才勉强睁开一条缝不至于迈步就栽进炉火前的沙发。格蕾丝有些慌乱地从后面抓住我的肩膀,我看着她,她看着德里安·普赛怒气冲冲离开休息室的背影。

“不是针对你——最近训练不太顺利,德里安压力很大,跟谁说话都冒火。”

沃林顿语速飞快地解释完,就匆匆抓起书包去追赶普赛了。蒙太这时终于艰难地把自己从队服里解救出来,他看了看只剩三个人地公共休息室。他问:“他这是怎么了?”

我也冒火:“谁知道?”

时间进入二月,学生们一边盼着复活节假期快点到来,一边苦于应付突然增加的家庭作业。前不久,塞德里克告诉我他们的草药培育小组活动被斯普劳特教授暂停了——那是一个以赫奇帕奇学生为主、也有不少拉文克劳参加的学生社团,近两年被批准在禁林边缘的草地种植一些不适合放在温室里的神奇草药。实践被取消的官方理由是,一些生活在禁林里的神奇生物族群需要利用课外小组的领地进行特殊的迁徙活动,等到教授们找到合适新场所,就会让社团转移活动地点继续进行。但塞德里克从高年级那里听说,小组活动被取消的真正原因是禁林正变得不再安全。有人说那里有非满月也能变身的狼人袭击学生,有人说某种邪恶的生物正在追杀独角兽,还有的说,一伙希腊来的黑巫师想把禁林变成他们的据点。

月初,格兰芬多的双胞胎又来找我,我们谁也没提圣诞节前的事故,他们说:在深夜,奇洛教授的办公室里总有一位名叫“汤姆·里德尔”的客人到访。白天时这位访客的名字也常常出现,但从未有人见过奇洛教授带陌生人出入城堡。有几次他们想偷偷溜进奇洛教授的办公室一探究竟,却发现常见的开锁咒都没法解开奇洛办公室的门锁。

“合情合理——毕竟他就是教防御术的,一个‘阿拉霍洞开’就原形毕露才显得奇怪,不是吗?”

“麻瓜手段也撬不开,”乔治说道,“那上面肯定设置了只有特殊的咒语或是密令才能打开的门锁——毕竟他的门前不像老蝙蝠那样需要口令。你瞧,特定的魔法、专门用来锁门,是不是有点耳熟?”

虽然但是,我拒绝接茬:“他以前教麻瓜研究,也许有选过他的课的高年级会知道开门的方法。”

弗雷德摊手:“问过了,很可惜,他过去用的只有普通的口令和石头雕像守门。”

“新职位,新门锁,”乔治耸耸肩,做了个鬼脸:“可疑。”

弗雷德说:“你答应过帮忙——而我们需要帮助。”

乔治说:“而且我们只不过是很好奇奇洛教授的大围巾,保证不干坏事——虽然你也不会在意这个。”

“是我失忆了还是怎么的,”我忍不住微笑起来,舌尖品尝到了一丝甜味:“难道你们都忘了唯一一锅能钻开魔法门锁的强效腐蚀剂在圣诞节前就被你们格兰芬多的人毁掉了?”

“别这么冷酷,亲爱的索伦,”乔治用一种柔和的奉承语气说,“那么精密的腐蚀剂——就连七年级的学生也未必能做好,你才三年级就能熬制,重做一份也肯定难不倒你,对不对?”

“原材料需要用到三株七月成熟、直到九月还未被采摘也未腐烂的流液草,别说禁林现在根本进不去人,就算能进去,也找不到符合要求的草药。”我说得十分快乐:“如果到明年奇洛教授还没被赶走,我肯定很乐意提供帮助。”

弗雷德的脸色阴沉下来,但乔治支起胳膊肘怼了他一下,于是他抿了抿嘴唇,但什么也没说。

“那你有没有别的办法?毕竟,你知道,奇洛,”乔治说道,“拆穿奇洛的小秘密跟和平共用二楼废弃密道,要么这两个一起,要么一个也没有。这是我们早就说好的。”

他朝双生兄弟眨眨眼,弗雷德会意地接口:“毕竟,就算你现在想赖账,也没有第二锅腐蚀剂解除我们数不清的粪蛋陷阱了,你说是不是?”

——我被威胁了,而我居然一直以为我才是这里最邪恶危险的那个。

“好吧,”我故作不情愿地慢吞吞开口,尽管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其实,也不一定非要撬门啊。我有个法子可以不经过门锁,但相对的后果也严重得多……”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