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
书名:HP Nega Magic 作者:人间鸽子 本章字数:2543字 更新时间:2021/07/16 15:20:25

我对阿尔博图斯说,我想举行血契仪式。阿尔博图斯说:“啥?”

我说我要举行血契仪式,和我的狗。阿尔博图斯说:“我*。”

“你什么时候养了狗?上次我问你,你还说没有养狗。记得吗?你不是最不耐烦照顾小动物了吗?为什么突然养了?”

“那是骗你的。”我回答得坦坦荡荡。

阿尔博图斯张了张嘴,一时半会没能说出话来,我的宿舍也终于恢复了它该有的安静。

我把双面镜悬浮在眼前半空中的位置,从沙发里拽过来一只软垫抱着,随后屈起双腿,把后背和脑袋放松地挤压在沙发边缘——一只沙发可以是棱角圆润的铺衣架,可以是单层置物柜,可以是我坐在地毯上时的靠垫。总之它不是一只沙发。

柔软的长毛地毯远比皮质的沙发垫坐起来舒适。冬季宿舍里取暖的热量从地板渗入室内,把地毯烘得温热,脚趾深深陷入绒毛之间,只抓到几簇昏昏欲睡的暖意。

镜像里,阿尔博图斯抬起手抓了一把暗金色的头发,咬牙切齿地揉乱,往后梳,再揉乱。背景大概是日本魔法学校的寝室,木系墙壁上被他贴了几张人物一动不动的漫画海报。

麻瓜的东西。

“你刚刚说,你要做血契仪式。”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才开口,“血契仪式——哪一种?和,呃,和我见过的那只黑狗?”

“中世纪欧陆女巫通用的那种,”我回答。在古代,巫师的宠物也是他们最亲密的伙伴,他们以鲜血为媒介缔结契约,使这种动物成为巫师的“密友”(familiar),两者从此命运相连,甚至共享生命和一部分魔法能力,“仪式完成以后,我就可以和他直接交流,这样比较好,养起来省心一些。虽然他现在也很乖,但是稍微有点懂事过头了,反而让人担心。我想,血契仪式能让他更有安全感。”

阿尔博图斯做了个怪脸,“让人省心的宠物有很多种,你看,就比如说蒲绒绒,还有,如果你喜欢,还有护树罗锅,也性情温顺。你觉得独角兽怎么样?我听说霍格沃茨的禁林里有一群,他们不是学校的财产,而是自由的居民,如果你能和其中一只结下血契,随时可以直接带回家里——”

我觉得他在开玩笑。但阿尔博图斯虽然表情扭曲,态度却非常认真:

“总之狗从来不是什么省心的动物。我有个日本同学,他家里就养了燕尾狗,你知道魔法所的学生在低年级的时候都要骑着海鸟上下学,但他家的那条狗一个月至少要把海鸟翅膀咬秃四五次,害得他总是迟到缺勤,差点就得留级,那只海鸟还因为觉得自己秃毛的样子太丑患上了抑郁症......。所以千万别养狗好吗?尤其是大型犬。他们只是看起来可爱,实际上坏心思可多了,都是彻头彻尾的恶魔......你会后悔的,相信我,要是他表现得,”他的语速快得像是单词烫嘴,“表现得乖巧,懂事,就只有两种可能。”

“要么他不需要你做他的主人,要么,他压根就不是真正的狗。”

我完全是出于礼貌,才耐心听他说完,再反问:“你说我的狗不是真的狗,难道你才是?”

“......。那还是他更狗一点。”

“所以,”我终于在浪费了十几分钟听他长篇大论之后,找到机会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我不关心你对养宠物作何感想,只是因为那个东西在你手里,我才找你问的。如果我和我的狗完成仪式,你会受到影响吗?”

“你要是真的关心我——”

我揉着额头叹气:“我当然不是真的关心你,我只是不想在缔结契约之后,突然发现你也和我的狗顺带着产生了联系。”

毕竟,巫师与宠物成为密友的仪式归根到底是一种血液魔法,而阿尔博图斯和我之间还有着血缘之上的魔法连结。

“首先你得能够完成那个仪式,”阿尔博图斯看上去忧心忡忡,“你要知道,血契仪式能够被完成的首要前提就是,双方的确是巫师和密友,人和动物。我可以确定你是个巫师,但那只狗——”

“也的确是一条不错的狗。”我说。

镜子对面,阿尔博图斯微微睁大眼睛。我盯着他的脸,熟悉的五官,陌生的线条,暗金色的短发被揉得乱翘,有种不修边幅的凌乱。到今年的六月,他年满十七岁,愈发剥离了我记忆里未满十岁的小男孩的轮廓。

“他不——不对、‘它’不是,呃咳咳咳......!总之你别信——”

阿尔博图斯突然伸手卡住了自己的脖子,发出一阵艰难的干咳。

有某件事他知道却不能说,要意识到这一点并不困难,毕竟近六年来我和阿尔博图斯的交流屈指可数,直到今年收下双面镜,才时隔数年第一次面对这张脸交谈。在他上一次对话末尾特意提到黑狗的存在之后,还有数次通过双面镜传递的简短书信之中,他每每只能语焉不详,态度却又过分急切,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有所隐瞒。

卡桑德拉的预言准确而无人相信,阿尔博图斯过早地掌握一部分知识却不能使人得知?我还不能断言,在前两年黑魔王与波特的事件里,他对我发出危险的警告时是否已经看穿真相。但一条狗的危害不比黑魔王,不妨由此来做一个尝试。我平静地敲了敲镜面,示意他放弃和自己的喉咙做对。

“你不用告诉我你都知道些什么,”我对他说,“你觉得我的狗不对劲,并且对自己的判断深信不疑,试图影响我的看法。我想,你必定掌握了有力的证据,然而受到某种力量限制,还不能使其成为‘当下’的语言——也就是说,无论我的狗有什么问题,只有等到未来的某个时间点才会暴露。”

我在阿尔博图斯无法发出声音的惊恐眼神里,把双面镜锁死,塞进长袍的衣兜里,并起身宣布:“但是,假如我在‘现在的时间点’,用血契魔法帮助他永远保持狗的形态,你掌握的‘真相’不会有成真的那一天。我很好奇,接下来你又会‘预见’些什么。”

※※※※※※※※※※※※※※※※※※※※

危 危 危 危

危 西里斯 危

危 危 危 危

*

阿尔博图斯:你的学校有问题。

卡莉:闭嘴。

阿尔博图斯:你的狗有问题。

卡莉:你的脑子更有问题。

阿尔博图斯:嘤。

*

阿尔博图斯·索伦,穿越者,原名:???

已知:无法通过任何途径主动透露Hp剧情,但可以顺利表达一些基于了解剧情而产生的主观观点(例如“日记危险”或是“小心黑狗”)

从而导致了一系列微妙的连锁反应,以至于开始担忧哈利波特会不会因为他的蝴蝶效应而失去重要的教父。

现在后悔得在魔法所宿舍里默默挠墙。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